追蹤
東京の溫柔時光
關於部落格
何をやってもダメな時は、神様がくれた長い休暇だと思って、無理して走らない。焦らない。頑張らない。自然に身をゆだねていれば、きっとそのうち良くなるから。。。
  • 1076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一篇失敗的退稿~~又臭又長沒時間者勿點閱

【大標】鄂霍次克海流冰徒步體驗
(日文標)オホーツク海 流氷ウォークツアー
(ICON)適合季節:冬日二月
        旅遊天數:兩天一夜
 
(文)
此刻的我,穿著肥厚的防寒衣,像一顆鼓漲的大桃子,飄浮在鹹味的冰沙上,隨著海浪規律的波動起伏著。
天空好藍,藍到不禁懷疑這是不是一場白日夢,畢竟場景太不真實,誰想得到我正仰躺在鄂霍次克海的流冰裡,以等同海平面的角度聆聽流冰彼此碰撞的聲音,以及在身體四周隱隱鳴動著的細微聲納。
 
若以日本為地理中心來思考,鄂霍次克海位在北海道上方,是日本最北的一片汪洋,海的另一邊是俄羅斯,對,就是國中地理課本裡曾出現過、聽起來很有俄國大老粗味道的那個名字,維基百科是這樣描述的.....
鄂霍次克海俄語Охо́тскоемо́ре;羅馬化寫法:Okhotskoye More英語Sea of Okhotsk)是西北太平洋的一個,得名於鄂霍次克。中國唐代時稱為少海、北海。
東為堪察加半島,東南為千島群島,南為北海道島,西、北為西伯利亞,西南為庫頁島。在韃靼海峽拉彼魯茲海峽 (宗谷海峽)與日本海相連。
當地最著名的景觀為冬季在海面出現的浮冰
最著名的景觀為冬季在海面出現的流冰!這就是我現在會飄浮在流冰裡仰泳的原因。
 
(小標)要看流冰,北海道就有了
流冰耶~原本以為要穿成像愛斯基摩人一樣跑到西伯利亞才看得到,或是更遠的北極之類,任職於JR北海道鐵道的日本朋友小野課長挑起眉毛搖搖頭。
「要看流冰,北海道就有了,跑到西伯利亞太誇張。」
喔,這樣我就想起來了,旅行團在冬天都有前往北海道的網走搭破冰船的行程,聽某位搭過的A君說過,他在凍死人的二月天從網走港搭破冰船「おーろら號」,看著船頭機具嘎啦嘎啦地在一公尺厚的流冰中輾出一條海道,頂著刺骨寒風破冰前進。
「站在船頭,前方雪白無垢的海上冰原在眼前瞬間龜裂,海風中彷彿聽得到流冰的悲鳴聲。」
A君談到這段時臉上的表情讓我想到鐵達尼號那部電影結尾,羅絲與傑克泡在冰冷的海上、抱著破木板快變人體冰棍的畫面。
「搭破冰船?現在流行的是流氷ウォーク」小野課長得意地擺擺手。
流氷ウォーク?又來了一句洋涇濱日文,ウォーク乃Walk,在流冰上行走的意思。在我腦海中瞬間又閃出另一個畫面,一群人穿著像好萊塢災難片《明天過後》裡的橘紅色防寒衣、手抓鑿冰鍬、揹著帳篷睡袋瓦斯爐與泡麵(泡麵一向是我露營時的最愛)在極地裡頂著風雪前進。
「太冷了,免了唄,冬天的北海道就採訪些螃蟹火鍋、味噌拉麵之類的不是很應景。」
「這些題目太多人都報過啦!貴雜誌不該來點特別的嗎?將北海道最新奇最夯的旅遊資訊報給台灣遊客知道,才是媒體本色嘛!」
好樣的,扛出媒體責任這句大招牌來激我。
小野課長的眼神裡充滿期待。好吧,看來想要偷懶、躲在暖呼呼地室內採訪北國美食的如意算盤泡湯了。
「我負責去跟北海道國土交通運輸局拿預算,來回車錢和所有的採訪經費都我們出,我出馬帶大家去看流冰,這樣如何?」
明明是你想要玩吧?要玩就乾脆玩大一些,我提議小野課長將去年夏天一起採訪北海道的香港雜誌社的朋友一起找出來,組個港台採訪團大幹一場吧!
 
(小標)流冰徒步探險隊出發
這事談定後過了好幾個月,當我為了流行購物專題在東京一邊採訪、一邊大肆血拼時,收到小野課長的通知,流冰採訪預算拿到了!好樣的,掛掉電話,不由分說地再刷一件貴森森的羽絨衣和雪靴。
我帶著攝影師從東京羽田機場搭國內線直殺北海道新千歲機場,新千歲機場籠罩在白茫茫的雪景裡,雖然已出國看過很多次雪,但在亞熱帶國家長大的我每次都還是會很感動。
流冰徒步探險隊已在機場入境大廳等著我們,包括穿著像顆球、手套耳罩一樣不缺的香港雜誌記者與攝影。為了節省時間,一行人拖著行李直接從新千歲機場搭特急電車出發。
為何不直接飛到網走集合咧?
「冬天搭火車才讚呀!車窗外飄著雪,沿途可以欣賞美麗的北國風光,吃個駅弁(火車便當)睡個覺,很輕鬆地就到達目的地啦!」小野課長很盡責地為他們公司JR北海道鐵道宣傳。
這理由可接受,北海道的雪花森林真的美,我向車裡的推車販賣小姐買個冰淇淋,蜷在開著暖氣的車廂裡吃冰淇淋配窗外雪景,很有快感。
 
從新千歲機場直衝鄂霍次克海搭電車需要6個小時,我們選擇不那麼趕的方式,在途中的帶廣、川湯採訪了幾天,一路停停走走地北上緊鄰鄂霍次克海的知床半島。
為了真實體驗自助旅行者在冬天要如何搭火車遊北海道,小野課長不但全程堅持搭火車及公車、測量外國旅客拖的大型行李箱能否安穩地塞進車廂內的行李置物櫃,更賣力地將採訪途中的花絮都用DV拍起來,說是要到台北信義誠品書店開北海道觀光說明會時使用。
不敵小野課長的好體力,經過幾天冰雪中採訪跋涉,專業的港台雜誌社記者如我,早呈現標準的上車睡覺、下車尿尿模式,在連座椅底下都有暖氣的冬日電車內搖搖晃晃地睡到翻掉。電車以緩速掠過蒼雪中的釧路濕原,枯黃的芒草瑟縮地從雪地裡伸出細瘦的枝椏,彷彿在告訴我,別下車呀~獃在暖氣車裡睡覺不是頂好,流冰?嗯…抖了個冷顫。
「下車!下車!」攝影師狠心地將我拍醒,知床半島的玄關口知床斜里站到了。
 
天殺的,這凍死人的海風是帶著刺嗎?扎得我瞬間清醒。迥異於夏天湛藍一片,二月寒冬的鄂霍次克海與蒼白的天空連成一氣,捲著看起來很像沾了灰塵的奶油泡沫往岸上拍打,浪花上浮著一塊塊白色的鱗片,隨著猛烈的海浪載浮載沉…
唉呀!流冰還沒接岸嘛!」小野課長拿著他的DV繼續拍。
什麼意思?接什麼岸?你是想要我踩在那堆看起來非常不可靠的鱗片上當天行者嗎?
在我一廂情願的想像中,流冰不是該像旅遊探險頻道裡播出的冰原紀錄片,許多大型的冰塊、甚至是冰山,堅實地在結成一大片凍土,讓我踩著帥勁的步伐漫步其間,身邊還要有幾隻害羞的小海豹,看到偉大的探險者(如我)便一溜煙地從冰原滑入海中,激起幾片冰涼的水花泡泡。
「海豹?哈哈」小野課長聽了我的疑惑,很開心地恥笑我。
原來,流冰不是海面結凍形成的,而是西伯利亞黑龍江口的淡水遇到海水,鹽份稀釋後結成的冰晶。這些冰晶,在寒風吹襲下逐漸增大體積變成冰盤,隨著風與海潮南下到千萬里處的網走與知床一帶,西伯利亞的白尾海鵰與海豹也跟隨流冰現身在岸邊(看吧!我就說會有海豹),網走的古代貝塚裡還曾發現穿著西洋服裝的人偶,據信就是從西伯利亞順著「流冰之路」漂送到日本。
日本將看到流冰抵達北海道的第一天稱為「流冰初日」,流冰初日通常是在一月中下旬,等大量流冰陸續被海浪拍擊到岸邊,與海岸相接凍結成塊時就是所謂的「流冰接岸」,按照往年平均數據推算,大都是在一月下旬到二月初旬之間。
 
(小標)鄂霍次克海上的流冰游泳池
我們從知床斜里車站轉搭公車,深入知床半島國家公園人口最密集的小鎮宇登呂(ウトロ),會選擇住在這裡的原因除了飯店有天然溫泉可泡,另一誘因就是從房間窗戶就可看到飄浮在鄂霍次克海上的流冰。飯店老闆說,因地球溫室效應使氣候急遽變化,流冰的規模比往年來得小、時間也愈來愈難以掌握。
「以前呀,流冰甚至還會形成高數公尺、長達一公里以上的流冰山脈,還可以在上面溜滑梯。」
真的假的?外面那堆白色鱗片會堆成山…老闆你看我是台灣來的好騙嗎?趕快上網咕狗一下,真的確有其事,這種現象叫做「冰丘」。
 
隔天,我們參加了當地生態導遊帶領的「流冰徒步體驗隊」(流氷ウォークツアー),想到要用自己的「腳」走在白色鱗片上,就連小野課長也開始覺得怕怕。
導遊說今年是暖冬,加上這幾天海象較差,流冰雖然已經接岸,但卻不太牢靠,冰層也比較薄,他決定帶我們從宇登呂港出發,理由是靠近港口的流冰海域比較平穩安全。
 
我們先換上靴子與衣服帽子都連成一氣的無接縫防寒潛水衣,戴上手套跟在導遊的後面,心驚膽顫地往流冰邁進。流冰是由許多冰盤所組成的,非常厚且被擠壓凍結在一起,剛開始我十分小人地跟著導遊的腳步走,他踩哪裡我就跟著踩哪裡,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栽進凍死人的海裡,濕身事小,昂貴的單眼數位相機泡到海水可就完蛋。
從岸邊往海面走了十幾公尺後,發現流冰走起來比想像中平穩,只要走在大面積的冰盤上就沒事,趴下來仔細聽,還可聽見海浪與細微的碰撞聲,感覺十分魔幻。膽大的攝影師甚至還示範了一招超級馬莉高空跳躍,證明流冰安全無害
導遊找了一塊流冰較稀薄的地方,又挖又鑿的弄出個池子,像下水餃一樣鼓勵我們滑進冰池!抱著流冰、浮在「冰沙」裡真的很奇特,穿著防寒衣一點也不覺得冷,只要小心手套接縫處別弄濕了就好。浮在流冰池裡,眼睛與流冰一樣的高度往四周看,更能感受到大自然的偉大力量,這樣的流冰體驗是生活在台灣的我們難以想像的。
泡在鄂霍次克海的海上冰沙泳池,回去可以跟朋友們驕傲一番。心中無限得意、隨著海浪舒服地浮沉時,我突然感到下半身有股熟悉的暖意,天…不會吧…我的大姨媽居然在此時報到~血染流冰?真是有無搞錯。
 
(DATA)
◎從新千歲機場前往知床半島:先從機場搭乘機場電車在南千歲站下車,轉搭「スーパーおおぞら号」(超級大空號)在釧路下車,從釧路轉搭往網走方向的普通電車在知床斜里站下車,再由知床斜里搭乘公車前往知床半島的玄關口宇登呂。
建議購買JR北海道鐵道公司針對外國遊客推出的北海道周遊券會比較划算,中文網址可參閱http://www2.jrhokkaido.co.jp/global/chinese/index.html
從知床斜里站開往宇登呂的公車資訊可參閱斜里巴士的網站,但只有日文http://www.sharibus.co.jp/
◎流冰體驗:可預約參加生態導覽SHINRA公司的流冰徒步體驗活動,一小時30分鐘的流冰體驗,大人¥5,000、小孩¥2,500,含防寒衣等裝備,網址www.shinra.or.jp/ryuhyo/index.html
◎破冰船「おーろら號」:船票¥3,000,每年2月至3月底從網走港出發欣賞海上流冰。每年二月前後是破冰船的觀光旺季,但會因天候因素臨時取消,或是訂不到船位,最好提早請當地旅行社協助預約及注意當天出航狀況,行駛時刻表等資訊查詢請上網站www.ms-aurora.com
 
(BOX)旅遊雜記
隨著全球氣溫暖化,流冰的規模比起往年來得小,消失的速度搞不好比威尼斯下沉的速度還要快,想要體驗此項特殊冬日活動的朋友動作可要快呀!
因為流冰每年接岸的時間不太一定,參加活動前務必先與導覽公司預約,出發前再用電話確認流冰與天候狀況,用日文或是簡單的英文便能溝通。不要在沒有導覽人員的帶領下貿然踏上流冰,這是非常危險的行為。防寒潛水衣不但非常保暖且能防水,還擁有浮力,穿上它之後剩過穿三件羽絨衣呀!不用擔心會在冰凍的海水裡冷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